宣叙调

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惭愧。

这里阿宣/怀逸。有评必回。

絮絮叨叨的空巢老大爷。

产:安雷。偶尔安雷安。只HE。


背景来自@各茗 老师

开膛手rabbit:

《天真可爱的安迷修,与粉丝交流几个小时,交代出了自己的所有信息》
  ——副标题:大标题是骗人的
  
  张博恒老师,是山西人,水瓶座,在北京,11年开始配音,身高178cm,听说是让人嫉妒的体重,可以反手摸肚脐,哎呀,私人问题就到此为止吧
  安迷修身高多少哇,你们设定都记得这么熟啊,好吧,我178,不过安迷修有呆毛,说不定他跟我一样高呢
  
弓与蛇,名字的由来,杯弓蛇影的典故
  弓,指的是我,弓长张
  挂在墙上的我,是真实的我,张博恒,蛇是作品中的我,酒就是作品,蛇其实是不存在的
  我想把作品演绎成观众大家能感受到的体会到的,真实的我和作品中的
  弓与蛇,能让大家感受到
  所以大家叫我小蛇就好啦,张博恒也可以
  是不是很中二?就是自己那么想的
  
养了一只猫,黑色的山东狮子猫,古铜色眼睛,是小母猫,叫张嘴,昵称是嘴嘴或者嘴儿,很聪明
猫的地位高还是我的地位高?当然是我啦,如果她是美丽的小姐的话……
  我工作可能不能经常遛狗,所以我就养了一只猫

  
  5sing唱过循环
  刀剑乱舞,配过剧场
  炉石,配了一个
  地下城,柔道,小泉冰凉(是这么写吧)
  天刀,阴阳师,氪到了月见黑的头像框,氪到了非酋高级
  剑三,一个治疗,毒哥,奶毒
  
  念了一段记忆中的台词
  【恶党,管好你的狗,别放出来乱咬人】
  
有喜欢的游戏up么?13还是14年我就登录了b站,喜欢谁啊,喜欢看岚少,C菌我看过

直播的时候吃东西多不好啊,会有声音,特别是对美丽的小姐
  
配音的时候会口胡,当然会啊,状态好的时候就一条过,几乎没有不会口胡的配音演员
  
【才艺】
原来会口琴,后来忘光了
画画,画画?不会,但是你们看我直播间左上角的头像么?这是我11年自己画出来的,这个算画么?
【爱好】
爱吃面,吃虾片,喜欢甜和辣
小时候不爱吃青椒,西红柿,茄子,来北京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没有什么忌口了
现在都喜欢吃啦,大家还是不要挑食的好
苦瓜,其实我是很喜欢吃的,因为我觉得有这种味道的食物只有他,而且他很去火,火气还是会影响声音的
紫薯,蒸熟,去皮,加一些蜂蜜,塞在苦瓜中间,很好吃
苦瓜炒蛋,很喜欢吃
会做饭

  你们不要骗我哦
  
  英文版骑士宣言,还不急?以后,,,
  
  我才不信嘞!我让你们去写作业你们就会去写作业?
  好,作业没写完的,快去写作业
  正在写的,我说你什么好,你还有心思写作业?
  要一心一意啊
  
  月考祝福?好好复习,加油,不要因为中秋国庆就懈怠哦,美丽的小姐姐会有美丽的成绩

  安泥鳅?
  
  拜托,我是有信仰的,是最后的骑士
  
  诶,叫我老蛇,你谁啊
  这都是什么奇怪的问题啊!什么叫我的高中室友都叫什么啊!
  呼吸巧克力又是什么啊
  您室友的名字会成为我们的新名字,这个不要逗
  
  有看哈利波特嘛?当然有看,我是骨灰级哈迷
  很多细节不说了如指掌,十有八九都是知道的
  
  有没有不是瓜子的,这东西吃多了上火
  我关下麦,我嚼两个虾片
  直播吃东西,又不是美食博主
  不过以后可以变成美食博主
  直播吃东西,这多不礼貌啊,特别是对于女士
  
  
恶党,我相信会在动画里面叫出来的
嘉德罗斯,你是说嘉德罗斯,还是他的配音演员,我的好兄弟DK
DK还是很棒的,而且是个日语大能,没错他日语很棒的,他配过很多优秀的角色
当然,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就是一个疯子
如果说安迷修是正义守序,雷狮是邪恶,那嘉德罗斯就是混乱,这是我个人的想法,无论是混乱中立还是混乱邪恶,但是他一定是混乱

雷狮的?那不就是森总么,老森

我呀,说来惭愧,我并不会日语

配一课一练有什么感受?设定很厉害的
我在里面有幸打了两个酱油
很好玩,很有意思

苦瓜就算了吧,我们可以叫……嗯,你们有什么想法么?就粉丝勋章这个东西
叫虾片?别啦。虾片,这,感觉和我没什么关系,关系不大,是不是啊
恒大?足球队么
蛇皮就算了
我想有一个个人的,不是角色,就是我个人
啊,不如,我们叫恒星吧,取我名字,还有希望你们跟恒星一样,一直闪着光
哎呀,有人用了,没关系,我们可以这样自称
最多只能有三个字?我们可以想一个……
哎呀,好多都已经被占用了呀
呀,读然都已经画了么,这么快,其实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读然画的很快很好玩
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关注或者说一些话了,所以一直都没有回粉他
听我的直播特别像车上的感情节目交流
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抹茶的?抹茶的好啊
我在收集信息的时候,关于安迷修的,发的,我都有点进去看一下,看有没有可以吸取的,如果你玩微博,你很有可能被我视奸过,有安迷修cos的,画图的,表白安迷修的,奶中我的,没奶中我奶中其他配音老师的,开车的,对,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当然,我不是冲着开车去的,我点进去看才发现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我最近一直在放松自己,跟朋友出去玩啊,今天知道公布了,把憋了很久的话跟大家说一下
修仙么?大家不要修仙,大家知道配音这个工作时间不固定的,赶进度啊,所以有的时间会修仙
大家看黑屏都能看这么久,午夜情感电台啊
10w视奸?对我视奸过很多人,终于可以公开回粉了
11点,去睡觉吧,当然,我是不会睡的,好不容易有假期
我跟朋友约了,要去吃鸡,但是我不能直播
需要考试的,需要工作的,那就去休息吧,如果真的作业写完了么,明天也没事的,当然……也要早点睡哦,不过像我这样的夜猫子,可以再聊一会
对,我已经说了两个小时了,但是对于我们这个职业的强度,两个小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什么感想?之前有预料到会是这个样子,但大家的热情还是超出我的想象,谢谢大家,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凹凸,支持月声
说起森总,他还是很棒的哦,他对安迷修还是有很深刻的理解的,也跟他交流了很多
他看过很多同人啊?是这样么?我也看过很多同人啊!虽然我看的时间可能没有他长没有他多
啊我也有经常在他的微博上看过很多同人作品
  森总活跃的像个高仿?
  他还看r18?
  经常回复手书
  他还会开车?
啊对了,说起一个梗,我翻信息的时候,看到读然做了一个梦,老森叫我去吃串,我说我要保护嗓子,没去,这个信息,老森其实但是没看见,但是我和他一起在配军师联盟后半部,我们在休息,就看到这条微博了,然后我就给他看,然后他就开始互动的,我很老森说,如果是现实中,我肯定会去的,吃串喝酒我还是很喜欢的,反而是他说他很累了,hold不住了
反而我不能去互动,怜悯与牺牲是我的灵魂,我不能去纠正,这就很难受,还有很多件大家用来创作,不过现在可以啦
嗯?是么,微博看一下
怎么人数又上来了,玩了一天的,累了的困了的,就去睡觉吧
真的很感谢,感谢大家对安迷修的喜爱,也感谢大家喜欢我对他的声音出演,谢谢大家
你们的消息太多啦!我都看不过来,对不起,我现在只能应付直播间这边啦
这个刷屏真的很可怕,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漫展上台词听不清,可以再念一遍么?这个不是台词,他会不会放出
  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为您而来
  谦卑与政治,是我的原则怜悯与牺牲是我的荣誉……呸,什么荣誉,
  这是我最后送给大家的
  翻车现场,对不起对不起,抱歉抱歉
  快要说晚安咯,马上11点了,我们要说话算话
  以后还有机会见的,这个直播也会经常上的,包括微博,还有我们官方的粉丝群。都会的,对,人怎么反而多了?
  哦,还有,为什么说对不起那么快,这个是一个在工作中养成的习惯。如果问题在我,对不起抱歉,对不起再来一条,这是一个条件反射性质的。
  好了,已经十一点了,要说话算话哦(口胡了一下)
  晚安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啊!抱歉抱歉,我忘记关直播了,晚安晚安
  
  微博:@张博恒
  B站:@弓与蛇

补充一个!老师说自己超凶!然后自己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结果自己都笑出来了hhh


皮皮来lof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更新了杀破狼的番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我我个屁我世上无我!!!!!
求你们都去看!!!跪求!!!
皮皮的粉丝几乎是一秒涨一个了!!!女神呜呜呜呜呜呜!!!

http://www.lofter.com/lpost/1f13aabf_114c628c
戳不蓝走评论一楼!

占了tag对不起!!过会删!!

前一阵子还在想,自己虽然学不会讨人喜欢,却也还算不讨人厌,至少这点能令人稍作宽慰。确实,妥协、放弃、故作宽大而委屈自己,这些年来努力去磨自己的处世之圆滑,以为值得,以为正确。然而外表玲珑后,心又如何了呢?读罢此句,顿觉惶然。

摘纪录:

活在这世上,努力做到不被别人讨厌,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因为你只需要去伪装自己,去妥协去放弃就可以了。但是,明明知道会被人讨厌还要坚持自己的人生道路,这是很难做到的。直面自己的内心,不在乎她们的眼光,绝不编造谎言,这样的活法很多人估计一天都坚持不下来。
——《被讨厌的勇气》

再回顾一遍自己写的东西,没眼看了。总之删的删锁的锁,就剩下一口,先晾着,想全删也得控制住啊。

安哥ooc太重了,他的傲气被我吃了——和雷狮的领袖气质一起。有私设也不能这么整啊是不是。之前写的东西只是单纯发泄脑洞,想到哪写到哪,连个文笔啊剧情啊节奏啊都不带考虑的,真是非常不负责任了。很对不起。让你们关注一个这样的人。

总之短篇全删,连载打算重置。以后会写点更好的,争取对得起观众。

就这样。么么你。

【安雷】残疾与爱情(十)

⊙看官,从头看请走"(一)"

⊙本章信息量!文风突变预警!

⊙安雷同桌设定√ 超多私设!超ooc!

⊙校园恋爱 主要轻松搞笑向

⊙有轻微心理疾病的男神安×貌似不良实则真诚直率的学渣雷

⊙好的那么

————————————————

        他不知自己睡了多久。

        凉风从后颈飕飕掠过,冷意附在汗珠上,渐渐渗入皮肤。他一激灵,稍有了些意识。

        “关窗吧。”他想。

        关了窗仍然冷,他缓一会儿,干脆还是起来了。

        厨房乒乓作响。

        但没有抽油烟机的轰鸣或铲与锅的摩擦声,只是平常那样,普通的乒乓作响。

        他一时分不清自己是被冻醒还是被吵醒的。

        厚重的墨绿窗帘纹丝不动,把窗外的阳光挡了个严严实实。

        卧室里近乎纯粹的黑暗让人安心,就像他把自己藏好了似的。

        但他得出去,尽管很不甘心。

        好在响声渐歇,他莫名舒口气。

        有脚步声往这边来了,他警觉并慌张起来,直觉自己不想看见下一幕。

        应该锁上门,但门一定会被打开,所以他不这么做。

        他紧张地捏紧手边并不起眼的酒精,红盖蓝瓶;上面写着:95%,旁边印上一个丑陋的简笔画儿童,咧嘴傻笑。

        ……这样不行。他呼吸急促起来。

        门扶手被拧动的一刹那他做出了一个自己无法解释的决定:拉开窗帘。

        金色阳光刷拉一下洒满全身,他眯眼。

        那人还是进来了,把他抱起来,像抱婴儿似的颠了颠说,走吧。

        置身于阳光,他忽然如释重负,下一秒像小孩一样,委屈得大哭。

        男人的怀抱温暖有力,把他抱到了公园。一路嘴没闲着,什么骑士什么信义,听着玄乎。到最后只剩几个音在他耳边打转儿。

        但是开心。

        末了那人停下问他:“你觉得呢?”

        声音是不是换了。

        他一愣之下突然想笑,觉得这话好像在哪听过,听完以后保不准还大笑了一场。

        对,听过,就最近。又听一遍,他还是有种必须慎重回答的感觉。

        “嗯。”却听见自己竟然……轻易了应声。

        因为这话他也说过。

        太好笑了,他就莫名其妙开始笑,结果愈笑愈烈。

        笑到地动山摇。

        周围人慌乱窃窃私语,声音越发嘈杂。

        有人拽他。

        一个熟悉的声音几乎震碎了他的耳膜:“安迷修你睡疯了?物理老师早都来了!!”

        听了这声他更想笑了,但忽然脑子里嗡一声。

        哪?谁?

        意识清晰聚成一团,他呼地坐直。

        所有声音都烟消云散,教室安静如斯。只有窗外一声清脆啼鸣,恍如隔世。

        下午第一节课的悦耳铃声恰好响起,物理老师开始发卷子。

——

        “我梦见你了。”考完试以后安迷修说。

        雷狮一脸坏笑:“嗯……夜有所梦。”

        安迷修没有笑,也没有接话。

        但最后还是笑了出来。


TBC.
————————————————

重要小插曲?
梦境当然是不科学der

感谢您的收看,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新闻联播ED.mp3】

【安雷】残疾与爱情(九)

⊙本章发糖!

⊙安雷同桌设定√ 超多私设!超ooc!

⊙校园恋爱 主要轻松搞笑向

⊙有轻微心理疾病的男神安×貌似不良实则真诚直率的学渣雷

⊙好的那么

————————————————

        这章开始前,有点题外话咱还得说说。

——

        雷狮,从不是一个会服从命令的人。

        只有两个例外。

        小例外是他爸。军官老爹向来说一不二,是吐个字就板上钉钉的铮铮硬汉。多数情况下雷狮是不敢违逆他的,因为不听话的后果非常之惨重。

        用当年他爹的话来说——“个牙没长齐的臭小子,连我手底下最不是玩意儿的新兵蛋子都能用脚呼你俩耳光,就你还想和你爹过过招?”

        可见这例外并非出于什么道德情义,究其根源无非三个字:……打不过。

        不过有多数情况就有少数情况,说到这就不得不提那个大例外——

        那就是雷狮自己了。从小到大,他会忠诚服从的唯一对象,就是自己的内心。但凡是真正想要的东西想办的事,他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忤逆他爹再挨一顿够呛的揍——只要他认为这个代价值得他去承担。

        只是这样的情况着实不多:第一次是初中打群架,第二次是一个吉他,现在又要多一项——

        安迷修。

        雷狮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

        安迷修胆战心惊的高二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高二分科,全班60个人近50个选理,因此六班成员基本没动,连座位都与上学期大同小异,也就是说,该同桌的某两人还得该死地同桌着。

        孽缘,啧啧。

        但有什么开始变得不对了,安迷修每每想到这点,都禁不住从头到尾毛骨悚然,毛骨悚然之外还滋生出一阵手足无措的心焦,这感觉时常堵的他没来由就呼吸急促。

        这种状态从一件小事开始明显起来。

        雷狮不知道犯了哪门子病,自己有橡皮不用,非借安迷修的。安迷修并非小气之辈,自然是没多想就慷慷慨慨应了,顺便在写字间隙用腾手把橡皮往右稍微一推。

        橡皮紧挨手背。

        然后,有位选手就开始了他的表演。

        雷狮的左手在拿到橡皮的瞬间就开启了局部慢镜头,小指左侧仔仔细细从安迷修指根连贯地滑过,直到手腕,这才离开。

        隐隐约约,若即若离,像一尾狡猾的微型游鱼隐秘地蹭过珊瑚间,却在离去时一甩尾,就掀起了滔天巨浪。

        安迷修右手传来的剧烈警报在他心里炸出大片空白,茫然间猛一抬头,映入眼帘的只剩下雷狮那张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脸。

        蓄谋已久的漫不经心。

        安迷修的触觉感官比普通人敏感得多,雷狮来这么一下,简直像引燃了炸药的导火索,他根本就无法视若无物。

        数秒后,一贯擅长克己的他不动声色地垂眼抑制呼吸、平复心跳。这才发现,笔下物理题的思路和铅笔芯一起——完全断了。

        结果断了片的思路不知怎的,竟要死不死,和某晚某梦接在了一起。

        安迷修脑内放的是什么雷狮当然看不见,但他能看见安迷修的耳朵,红了。

        目的达到了,他借着打哈欠掩嘴的动作抹去唇边抑制不住的笑。

——

        一击得手,雷狮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比如。

        安迷修的笔咕噜咕噜眼看就要沿着桌边滚下去,结果却正好落进了雷狮早已摊开的手掌中央。

        安迷修:“……”

        有种心脏被稳稳接住的既视感……是什么鬼。

        再来。

        一看到安迷修进教室雷狮立刻起身,安静拉开身旁座椅后又迅速往一旁让开,俨然一副迎接国家领导人的殷勤。

        “又有什么毛病?”安迷修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习惯地从另一边绕过去了。

        还有。

        问题也是问得乐此不彼。
以下内容堪称日常对话经典款:

        “你这道题前天上午就问了。”

        “当时我没听懂呗。”

        “你当时说懂了的。”

        “那我现在忘了。”当时是为了哄你。

        “不讲了,这题讲四遍了。事不过三懂吗。”

        “哦,那这道呢?”

        “这道你自己做出来了别以为我没看见。”

        “……那这道。”

        “……”

        你倒是勤学好问!

——

        如果说这些都是偶然,那有一点就算他再迟钝也该明显感受到了。

        从高二开学起,雷狮的左手就和他自己的座位宣告决裂,上课时基本只呆在两个地方——撑在安迷修的座位上、搭在安迷修的椅背上。前者可以时不时碰到大腿,后者则可以四舍五入成一个拥抱。妙,妙啊。

        这种隐秘侵犯私人领域的行为简直一再触碰着安迷修的底线,纵使他再如何正人君子也该明白雷狮那点小心思了——更何况有梦在先,打一开始安迷修自己的心思也并不怎么正。

——

        “解释一下?”

        能如此从容开口,安迷修显然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

        距放学铃已经过了近二十分钟,教室除两人之外空空如也。以往这时的安迷修总会抱怨他提包小弟的身份何时有个尽头,可今天看来,这倒成了谈话的绝佳时机。

        雷狮和没听到似的,动都没动,依旧托腮看着自己的同桌,眼神专注。

        好半天他终于从鼻腔溢出一个珍贵的音:“嗯?”

        “如果不想让别人误会,就不要把事情做过,恶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耿直的天性让他选择了单刀直入。

        然而雷狮不是什么善茬,也不可能就此被镇住。听了这话毫无动摇,只反问:“男神你误会什么了?要不你说一下,我好明白明白。”

        这话本身就够欠,再火上浇油地配上一个茫然装蒜的表情,安迷修心里的火轰地就烧起来。

        这人要脸不要?!

        “好,直说可以。骚扰我快一个学期了,你该不会说你只是想闹着玩吧?”

        “怎么,”雷狮的嘴唇稍微抿出一个弧度,“这句话是在逼我表白?”

        “……你这句话,不是表白?”

        初夏的第一声蝉鸣猝然惹乱了轻如飞絮的晴空,惊起的麻雀扑棱棱从四楼窗边向西边的操场俯冲而去。

        隔着一层玻璃,远处的笑谈声与篮球不时撞击塑胶场地的声音忽而退远,成了另一片世界。

        回过神来。

        半晌,雷狮笑了。

        “嗯,我觉得是。”

        “你觉得呢?”

TBC.

————————————————

……我觉得行。

感谢宝宝催更qwqqqq以后也请使劲催我!

安哥漫画人气第一!祝贺!!

看到这真是谢啦w

"(十)"

卧槽!!!可爱死了!!!阿梅闺女简直棒呆了好吗吹吹吹你!!!

以及我真想把手放进头发里(???)

谢谢你:

@宣叙调_不写完作业誓不改名和头像 爸爸的一个脑洞(...

觉得这一幕很可爱于是就画了(!

安安的头发怎么画才能看起来很乱啊(摇晃)